Sunday, February 7, 2010

從地獄來的


攝於紐約大都會博物館


從地獄來的,
特別愛火。

放火燒教堂、人像,
那是盡本分。

使火藥炸蒙古女郎,
那是顯天分。

捏造火辣的肛交冤案,
那是有本事。

喂,地獄來的,
汝長個什麽模樣?

祭出的牛頭、野豬頭,
不就是本來真面目!

嘿,地獄來的,
別忘了回家的路。

2 comments:

NG YIH YOUNG said...

回家的路?恐怕他们已经把这里当作家了。我们只有学着与地狱使者共舞吧。

西域废人 said...

用你手中的一票,化作驅魔靈符,將那些地獄來的趕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