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22, 2009

沒完沒了,豬欄打滾

馬國董總葉新田真假博士X3一案,吵吵囔囔, 沒完沒了。

為何當事人(葉新田)不親口向大眾說清楚,只是一昧讓槍手漫天開炮,越描越黑。

大家都把焦點放在該美國大學是不是野雞大學上,為何不退一步問葉新田的TOEFL (Test of English as a Foreign Language),還有美国研究生入学考试/资格考试GRE ( Graduate Record Examination或GMAT (The Graduate Management Admission Test)的成績?

任何留學美國的人士都知道TOEFL(託福)是入讀美國大學的英文程度鑒定考試。所有非野雞美國大學的碩士、博士課程的錄取過程都會以GRE或GMAT的成績來做統一標準。TOEFL和GRE創立于1964年、1949年,所以想必好學不倦的葉新田曾經考獲佳績吧?

Monday, November 2, 2009

舞文弄墨 (一) 睿 . 謙


(攝於曼哈頓佛光緣)














Wednesday, July 22, 2009

打油詩


“頑猴戲水” 2009年夏天,攝於布朗士動物園



(一)

朝浮暮沉隨波流,二足三步一腳印。

飛鴻不識黃金屋,只望榴槤成熟時。


(二)

閒人不當火裡沖,冷板一坐十年寒。

不望明昕登枝頭,但求山水喫茶去。

Sunday, June 14, 2009

政客

李家全有guts;
陳記光有guts;
陳儀喬有guts;
統統跳出一個未來。

蔡細歷有brain,
說說跳就撈到個八府巡按,

范清渊什麽都沒有,
蹦蹦跳跳沒人看,
只好挽留自己來自慰。

唉,政客、政客、政客。

Sunday, June 7, 2009

三十 . 漫談(一)

我生於檳城浮羅山背一個叫亞逸布爹的小地方,小時候根本沒什麽理想,只有一般小孩都會有的幻想。

五歲以前的記憶已經模糊不清,只記得在家裡頑皮搗蛋,成天和地主的外孫陳俊輝還有家裡開雜貨店兼批發啤酒的偉春幾兄弟混在一起。偶爾想吃香喝辣時就端起盤子拿顆雞蛋到mamak店買roti(自己帶雞蛋可以省下幾毛錢),偶爾還瞞住家人和大夥兒到河邊捉魚、到屋後的荒野叢林亂竄玩masak-masak等。

五歲以後,小地方沒有選擇,以華語為媒介語的幼稚園只有一家,好像叫做“愛群”還是“愛心”幼稚園,就在鎮上觀音庵一旁,好像是租借馬華公會會所來開辦的,老師兼園長大概是姓馮的。兩年后,懵懵懂懂地學會了寫“A”到“Z”還有“0”到“100”,就跟村裡和鎮上其他小孩一樣,入讀圣心小學。

如果沒記錯,好像一連三年半都是念“K”(“黃”)班,班上的同學都是浮羅山背的百姓,有家裡開當鋪的藍盈慧、開雜貨店的陳偉春、開電器店的溫國平、爸爸當“大狗”/警長的郭志豪、務農的陳文翰、李有全、賣叻沙的陳依靈,還有矮小可愛的杜健洲、高大忠厚的房明德、聰明伶俐的劉月云和王慶良,其他的我就記不起來了。前陣子聽說依靈跟文翰結婚了,這是後話。

鄉下的生活簡樸,天還未亮就得趕上校車,到達學校時連校工都還沒上班,教室的門還上著鎖,我們這群比校工還早到的學生就坐在樓梯口看星星、車大炮。周會時,除了用力大聲唱國歌以外就是和同村的偉春觀看空中飛撲的燕子,偉春還騙我,說那是“剪刀”鳥,因為它的尾巴像剪刀。上人文與環境時課本上說植物的葉子在放大之下可以看到一層層的細胞組織、葉綠素等,我“借”了志豪的放大鏡,摘了葉子,但怎么看都看不出什麽鳥來,這是我人生的第一個科學試驗。

由於圣心是天主教會辦的學校,教堂就在學校里,信仰天主教的老師和同學每天在上課前都得要到教堂祈禱。我不是教徒,但有一段時間,無聊的我會在教堂外徘徊,看凶神惡煞的老師如何在上帝的座前變成虔誠的天使。上帝如此之近,我始終沒與祂同在一起,倒是無緣無故地隨了伯父到幼稚園旁的觀音庵去念佛拜懺,皈依我佛。

我熱愛閱讀,以至於級任老師指明要我看管班上的小型“圖書館”(其實不過是一個裝滿圖書的小書櫥而已)。我更愛使詭計欺負人,還記得同村同校車但不同學校的馬來同胞吃了我不少的苦頭,隔壁班同學的家長甚至向學校投訴,但查無實據,奈我無何。

簡單的環境里,同學間相互的競爭還是少不了,我自恃有點小聰明,在一年級就考上全班第二名,而在往後的每一年卻每況愈下,到了四年級就再也耍不出什麽威風了。不久我生命里的第一個轉捩點出現了,當家的祖母生病剛倒下,孩子們就折騰鬧分家,我父母親受不了,決定翻過山搬到坡底。

四年級下半年就因搬家而轉校到雙溪里蒙光華小學,有點像阿牛出城記。由於光華坐落在工業區,班上的同學頓時都變成工程師、講師、專業人士的孩子,還好有一些比較普通的,如跟我最要好的盧文祥(與他失去聯絡了,很遺憾)。入讀光華影響了我的人生,在這裡我考取了求學生涯中唯一一次的第一名(四年級),也讓我考進了所謂的“精英班”,進而促成了我考上了鍾靈中學。所謂小時了了,大未必佳,最“好康”的差不多都在這時候遇上,接下來就不容易了。也是這時候,父親買了幾套連環圖,讓我迷上了中國歷史,三國演義、水滸傳、西遊記、封神榜等都看了好幾遍。一直到今天我都保留這習慣與興趣。

Saturday, May 23, 2009

盘点全球十大“好色”国家:猜猜"BolehLand"排第几?

轉載:

盘点全球十大“好色”国家:猜猜中国排第几?
信源:环球网旅游--《联合早报》|编辑:2009-05-23| 网址:http://www.popyard.org

1.希腊

古希腊神话充斥性爱故事,加上气候适宜、地中海小岛风情,都使希腊成为火辣辣国家。

2.巴西

T-back内裤发源地,森巴女郎的狂野魅力更是没法挡。

3.俄罗斯

国民性欲强,莫斯科的夜店酒吧永远都挤满客人。

4.中国

生产全球七成性玩具,性观念越来越开放,过去8年北京开了5000家性商店。

5.波兰

每年举办性爱博览会,有两脱星曾创下在几小时内跟646名和759名男子做爱的记录。

6.意大利

性事频繁,1/3的60岁以上男女仍做爱。

7.马来西亚

表面保守,但脑海无时无刻都想着性爱。

8.西班牙

拉丁情人产地,男士爱吃“伟哥”取悦另一半。

9.瑞士

国民渴求性爱,加上卖淫合法化,每年有35万人寻花问柳。

10.墨西哥

国民从小接触性知识,上月墨西哥城向学生派发70万本性教育课本。

读《和细菌大战》有感之细菌非病毒也

读《和细菌大战》有感之

细菌非病毒也

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二日 下午三时十七分
《光华日报》 | 异言堂

文:黄铫鑫

兵书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这经典名言的其中一个重点就是要知道谁是敌人,既然要向甲型流行性感冒宣战,那么最基本的任务就是先得把敌人的真面目弄清楚。

首 先,甲型流感不是由细菌造成的,而是病毒(H1N1),一种就连使用放大镜也无法观察其存在的“微生物”。况且,病毒是否该归类为“生物”还是具争议性 的。其中原因是,病毒虽然拥有遗传物质(RNA 或DNA),但病毒本身无法自我繁衍,必须靠宿主(host)来“传宗接代”(无性繁殖)。因此,生物界对病毒引用的单位也有别于其他一般的生物,比方 说,“细胞”(cell)一字可以用来形人类身体的基本单位(human cells)或属于单细胞生物的细菌(bacterial cells),但就不能够用在病毒上。生物界用“粒子”或“颗粒“(particle)来作为病毒的单位(viral particle)。病毒和细菌的基本差别是体积上的不同,一般上病毒是比细菌小得多,细菌同时也会成为病毒的宿主,这种让细菌“生病”的病毒被成为噬菌 体(bacteriophage)。除此之外,对抗细菌感染的治疗法通常都会是使用抗生素(antibiotic),但是抗生素对病毒并无作用,对抗病毒 的方法主要是依靠自身的免疫系统(immune system),或者可以通过接种疫苗(vaccination)来提升免疫系统对抗病毒的能力。

再 者,人类从来没有不把病毒或微生物放在眼里,只是在科技发达之前人们看不见微生物的存在。即使今天我们能够用高性能的显微镜来观察病毒,人类依旧吃尽不少 病毒的苦头,例如:人人皆知的爱滋病(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数年前祸害猪农的立百病毒(Nipah Virus)、每年都让卫生部吃不消的骨痛热症(登革病毒Dengue Virus)、导致癌症的人类乳突病毒(Human Papillomavirus)和近日沸沸扬扬的基孔肯雅热(基孔肯雅病毒Chikungunya Virus)等等。2008年度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更是颁给了三位科学家,表扬他们发现导致子宫颈癌的人乳头状瘤病毒和导致爱滋病的人类免疫缺陷病 毒。

病毒的传染力与其宿主的流动性有莫大的关联。如今交通发达让病毒有机可乘,借著身为“宿主”的人类传播到世界的各个角落。墨西哥对欧美国家的人们来说是驰名的度假胜地,因此商旅游客的频繁往来造成了甲型流感的快速散播。

以 人传人的流感病毒固然可怕,但别忘记以飞禽、动物、蚊子为宿主的病毒一样可怕,譬如:蚊子是登革病毒和基孔肯雅病毒的宿主、季候鸟是禽流感病毒的宿主、还 有经典的立百病毒的宿主是蝙蝠等。甲型流感的扩散确实必须受到重视,但是基本常识一定要厘清楚,如果以“差不多先生”的方式把冯京当马凉,那么后果则不堪 设想。

(作者为纽约爱因斯坦医学院博士班研究生)

—————————————————————————————————————————————————

和细菌大战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七日 晚上六时十九分
《光华日报》 |七箭上北马

文:李国祥

尽管人类科学以及医学如何昌明,能够发明可毁灭全世界的核子弹,能够把人送上太空漫步,但是被我们形容为细菌,肉眼不能看到,需要放大镜放大多倍之后才能看见的蠕动状生物,这些微不足道,不值得我们放在眼里的微生物,今天竟然成为人类的大敌。

没 有人可以马上知道它什么时候会悄悄的看上你,潜伏在你身上,通过人与人接触,它又会蔓延开来,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从一个国家到另一个国家,不到半个 月,整个地球上的大城市发达国家,都被这一个肉眼看不见,微乎其微的H1N1细菌所征服,而且像骨牌那么简单,一国又一国宣告失守,先后沦陷,成为甲流感 疫区。

约半个月前,我们听到世界卫生组织发出4级及5级警告,严促世界各国政府正视甲流感即将爆发,并且扩散全球的消息,那个时候,甲流感的源头,仅是在中美洲的墨西哥国家,由于墨国在世界上并非先进发达国家,与我国的旅游、贸易并不密切,故此,大家都不以为意,不放在心里。

有谁会想到,与墨西哥毗邻的国家,就是美国,因此甲流感疫情在想像不到的情况中,迅速从美国蔓延到加拿大,之后港、韩、日、纽、澳,最后是泰国、中国。现在终于来到我国,先是巴生谷继而是槟城,其扩散力实在惊人。

在确诊出甲流感疫情之前,马六甲州也已有另一类的脑膜炎病状出现,并且开始夺走生命。大山脚一批缅甸外劳的扣留营也传出鼠尿病夺命的消息。

这两类疫情,同样也是由细菌传染,大家不得不对这肉眼看不到,微不足道的细菌另眼相看了。

如此看来,除了人与人的抗争之外,细菌与人类之间也不再能够和平共处了,请大家打醒十二分精神,配合卫生部指示,一起来和细菌大作战吧!

Wednesday, May 6, 2009

二千零九年五月七日.馬來西亞の國恥日




默哀一秒鐘

祈禱、朝拜、鞠躬

激動、堵爛、罵娘

喃喃、搖頭、無語

無語、搖頭、喃喃

罵娘、堵爛、激動

鞠躬、朝拜、祈禱

再默哀一秒鐘

伏食尚飨

Wednesday, April 8, 2009

人面桃花,科學門徒.2002



攝於馬來亞大學(許壯礪教授實驗室)和一群來自日本、中國的生物學家們合影。

Saturday, April 4, 2009

納相國雞公列傳


(攝於紐約大都會博物館)

納相國雞者,拉丞相雜公之子,麻國人也。少年得意,父亡而承其業,入朝為官,蒙彭國公主下嫁,後得民女羅氏而棄糟糠。公善謀,左右逢源,歷三朝而淩雲霄。納公曾曰:“吾將以汝輩之血洗吾劍!”,從此唐人皆懼其威也。公久為兵部尚書,官聲不彰,世人皆傳其惡名,曰公素餐尸位,上下其手,貪墨好色。其夫人羅氏,周遊列國,善假虎威,濫使官帑,假公濟私,外吏皆惡其行而不敢言。納公縱家奴,虐殺蒙國女阿丹篤雅,舉世皆知,天人共怒。納雞憑父蔭,攀附馬公,乃至步步登天,終金殿拜相,然,公修身缺德,治家不謹,建樹無功,待民不仁,未治而國人畏其行也。

Tuesday, March 24, 2009

將祭酒

君不見
華社之水民間來,流入董家不復回?
君不見
新田老葉當頭家,朝如碩鼠暮成狼? 
人生得利須盡貪,莫使錢囊空對氣。
天賦我權必有用,千夫駡盡奈我何。
烹莫宰柯且為樂,會須一飲三百杯。
沈夫子,林老總,
將祭酒,杯莫停。  
與君哭一回,請君為我側耳聽。
獨中華小難以守,但願華教永長存。
古來聖賢皆寂寞,惟有仁者留其名。
前人昔時捋虎鬚,鬥巫抗馬振華風。
汝輩何為急相煎,何不直取陽關道?
敗家子,頭家人,
呼爾退出是非圈,與君同銷千古恨!

Saturday, March 7, 2009

假想問答錄 (一)


(攝於紐約大都會博物館)

問:為何董教總沒出席“废除英语教数理联盟”大集会?

葉博士x3答:你不要教我怎么做,更不要像老柯、老莫、老李和老吳那樣敗家,我才是華教的老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問:爲什麽蒙古女郎死得不明不白,該案也查得不清不楚?

阿吉:你膽敢問我?我從來沒見過她、沒跟她有過金錢或肉體上的交易、也沒有叫人幹掉她。你不相信我?我可以向安拉發誓!你還是不相信我?你知道我老爸是誰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問:為甚麼常會有扣留犯無緣無故死在警局的扣留室裡頭?

公安總長:你是哪家報館的?明年的執照還想不想更新?還是想親自進來體驗一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問:您滿意這幾年的政績嗎?有什麽話想向人民說嗎?

伯臘:zzzzzzzzz ....... (驚醒)你剛才說什麽?我這月底一定走人,我兒子沒比老馬的兒子貪得多,我女婿從來沒影響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問:最尊貴的陛下,草民敢問殿下為何不順應民心,恩准州議會解散?

天上地下唯我獨尊英明神武的蘇丹殿下:朕受命于天,乾綱獨斷,爾等下人跪恩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問:為何民聯政府還沒還給人民第三票,過了一年還未推行地方選舉?為何民聯官老爺還沒呈報財產和收入?

阿英:國陣都沒做,為甚麼我們要做?你沒看見我們”貓“政府的效率嗎?我們招了百億令吉的外資還不夠嗎?為何還要為難我們呈報什麽財產,你不相信我嗎?別忘記我們父子為你們蹲做過監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問:爲什麽肛交有罪,口交無罪?

老蔡:這是陰謀!我一點也沒看到你的誠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問:大家都在說你和老蔡不和,不知是不是你的誠意不夠?

老翁:咱們都已經一笑泯恩仇了,你還提來幹啥?誠意?他的辦公室都比我的大,還抱怨什麽?你總不能要我贊同婚外情、合法化口交吧?

Thursday, February 12, 2009

人未走,茶已涼。



曾經的風光正無限地羞辱他。

昨天,貪婪和執著還有一點運氣引領著他登上最高峰。

今天,貪婪和執著還有一點悲戚引領著他跌入深淵底。

明天,誰還管他的明天。

人未走,舞臺的燈光不再照向他了。

人未走,電梯欺負他了。

人未走,報章的頭條公布他的最後一天了。

人未走,茶已涼了。

Wednesday, January 21, 2009

馬來西亞終於出產“狗仔隊”!!!


圖片取自《當今大馬》

“同文同種”的《中國報》和《風采》終於修煉成精,成為大馬報業史上“狗仔隊”的鼻祖。

可憐的首個受害者當然是陸庭諭老師,一位終身奉獻給華教的八旬老人,結果給人當“爸爸”給賣了,還得幫人家數鈔票(聽說前晚雪隆區《中國報》賣斷市?我想《風采》也不會太差。)!

曾經有人說,蔡細歷的情婦不是開服裝店就是賣花的,有哪個記者敢扮成顧客去追查報道嗎?

也有人說過,葉新田的幾個博士學位來歷不明;除了楊善勇之外,有哪份大報積極的去調查事實與真相?

網上也流傳,亞都拉的現任妻子還沒跟“前夫”離婚就再次結婚了,《中國報》你敢刊登嗎?

街坊間都在笑談納吉的風流事件,《風采》你敢布局然後派漂亮的女記者(如果是蒙古籍的更好)去試探嗎?

此事證明了人的本性是欺善怕惡,專愛挑軟的來吃,古往今來的婊子都是一般賤!

善良的人們,你快大難臨頭了,看看吧,說不定《中國報》、《風采》哪天會盯上你,讓你“一舉成名”!

Monday, January 12, 2009

續,葉新田被打=華教被打?


照片:《當今大馬》

新紀元學事件,從兩虎相鬥、涇渭分明到今天的流血事件,是何其的戲劇性,況且還招出了打手是該院戲劇系畢業生(=會演戲的?)。

大馬華教第一人葉新田博士x3主席大人稱道:“这一拳让整个华教淌血!”

我不明白這句話的含義,只看見他老人家流血,并沒看見奄奄一息的華教還能夠流什麽;我還真納悶。

遠的不談,當柯嘉遜博士被逼退位時,葉博士x3主席大人已經無形中砍了華教一刀,砍破了華教的動脈,鮮血已經如涌泉般不停噴出。常言道,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看來英明的葉主席高瞻遠矚,不接受元老們的調解療傷,立意要捨身報(華)教,接了這一拳來為華教、為華人,偉人精神何其壯哉?佛家云: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應作如是觀。

那位會演戲的打手也不必太擔心,看看前總警長拉欣諾,重重打了國寶級的政治明星安華多少拳,結果現在還不是在養頤天年。反正你只是”一時衝動“,也沒帶兇器,加上你也沒領國家的退休金(拉欣諾可能比較在意);搞不好可以請來林甘律師來幫你辯護,說幾句什麽“it looks like me, sounds like mebut how you know it was really me? 包管法官奈你無何。

Sunday, January 11, 2009

葉新田被打=華教被打?


照片: 《東方日報》

他們異口同聲說打人的背後有動機,是有心人策劃的。

我贊同,但是這到底是江湖游俠所為、敵方陣營所做、還是苦肉計,那就天曉得了。

當我念這段新聞給內子聽時,毫無心機的她馬上就給我逗笑了,但我腦海中立即聯想到這會不會是阿扁的兩顆子彈事件重演?別忘記他們都比阿扁厲害,他們都是熟讀《孫子兵法》的"大謀略家",尤其是苦主是擁有三頂博士帽(雖然當天他沒秀)的華教第一人。葉主席大人雖挨一拳,但血絕不是白流的,主席大人馬上博得廣大群眾的同情與支持,新紀元學院事件的苦苦糾纏立馬分出高低,反對他老人家的陣營馬上被打入天牢聽候發落。

再想想,敵方陣營一直都臭罵苦主是華教的“敗家子”,他們想幹的絕不會只打這“漢奸”一拳。我在幻想,如果是敵方所為,今天看到的可能是,打手身穿“Mark哥”袍走向葉博士X3,然後雙手從懷裡取出雙槍,接著······ (看官們自個兒想下去,也可以參考吳宇森的《英雄本色》系列)。

換個角度,雖然今時不比往日,江湖遊俠都快絕種了,但總不能夠排除荊軻後人的存在,他路見不平,很“專業”的使出”七傷拳“,再提氣來施展失傳已久的“草上飛”輕功,一邊脫衣,一邊逃遁,厲害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