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9, 2008

發現新品種---咕咕鳥

中國報 December 8, 2008 18:06
邱家金:妥协才有出路 华印应放弃母语教育
报导:高嘉琪

(吉隆坡8日讯)马大历史系教授丹斯里邱家金说,非巫裔须领悟本身在大马,只是少数种族,因此应务实地放弃在中小学使用华语为媒介语,以便走出种族框框及能在充满竞争的世界上生存。 這開頭論述已經是充滿傲慢的馬來種族主義口吻,務實是假,勸降為真。

他说,非巫裔必须妥协,放弃推行本身的华小、淡小教育,采用统一源流教育制度,这个国家才可享有和平。 老頭兒語氣一轉,以莫須有的國家安全做文章,威脅非巫裔就范。

他说,现有的多元源流教育制度,已制造出一批不谙国、英语的人,他们无法跟其他族群沟通,最后也不能和世界竞争。 虧他是學者,沒提任何論證或論據就作此言論,此點反映出大馬學術界的空洞浮夸風氣。

他说,美国采用的单一教育制度,诞生了首位黑人总统奥巴马,而大马独立50年,仍针对种族课题争论不休。 此點再次反映了大馬坐井觀天的學術風氣,堂堂首席歷史學者竟然胡亂把橙和蘋果做比較,與那些素餐尸位的官老爺們的”真知灼見”有何不同?

他认为,华语及淡米尔语在中小学成为第3语文,政府也应继续推行英文教数理措施。 此話和官腔有何不同?

针对日前曾指出大马应向新加坡看齐,采用单一源流国民学校教育,但新加坡的国民学校只采用英语为媒介语的问题时,邱家金今日接受《中国报》访问时说,巫裔是大马的多数民族,若只建议英语为媒介语,肯定遭受广泛反对。 我看糊塗了,“邱家金”三字是音譯外來詞還是姓“邱”名“家金”?看官們是否分辨得出此老頭兒是何種?我看得做Genotyping才可分辨出。

这是否意味着华、印裔必须牺牲?他答说:“身为少数民族,我们须有施与受(give and take)精神,也须妥协。” 這一點和國陣的內部協商精神簡直有異曲同工之妙,奴性十足。

他认为,此课题(单一源流国民学校)最终会被带上国民讨论与议决,那最终谁会赢呢? 以簡單的假設(黑白、是非、輸贏)來做學問,顯示出了大馬一流的學術研究方法(research methodology)還停留在甘榜(kampung)式。

他说,大马发展已被越南及泰国抛在后头,因此,我国在中小学推行单一源流制度是刻不容缓的,效果将在9至10年才感受到,最能打造世界级教育水平。 還是同樣的招數,無需引用任何數據就可以隨便將個別不同的國家發展和單一源流教育制度掛鉤做推論,在下五體投地佩服。

“我承认,小学生若接受母语教育,会吸取得更快。这些学生无疑是起跑快,却输在终点。更糟的是,他们欠缺创意及语文能力。” 程咬金三斧,沒根據的老調重彈,看來老頭兒真的是在井底做學問。

他认同,华小教育灌输的中华文化道德与价值观,令学生更有纪律及道德,不过这种价值观也可由家长教授。看來老頭兒的父母沒盡到責任,可惜可惜。

“我们是大马华裔” 不应延续中国民族主义

邱家金促请大马华裔,谨记他们已在大马落地生根,不应在大马延续发扬祖辈的中国民族主义,而执着于推动华小源流教育。民族主義是多層次性的,不可一概而論,大馬華裔效忠的是馬來西亞而不是馬來人(或其文化),從此可見老頭兒的學術水平是多么的膚淺。

他说,从历史角度上来看,中国日益强盛的国民党,便在1911年后发扬中国民族主义,祖辈来马时,便把这套观念也带来了。 注:國民黨是在1912年組成,1913年被袁世凱解散,直到1924年才算得上健全“強盛”。

“可是,我们既已住在这个国家,又何必把原来国家的那套保留下来?务实一点吧,不要让20年代至40年代的那套做法残留下去。” 那一套是什麽?此乃政客模糊焦點的做法,他真的是歷史學名譽教授嗎? 務實是什麽? 學習只有在馬來西亞通行的馬來語?信奉回教?穿紗籠?回到原始,用手來進食或如廁后清洗肛門?

他说,华社也别认为中国的崛起,将令本地华小办得更好,必须要知道中国还不是经济强国,出口仍过份仰赖美国,美国经济一垮,中国也会受到影响。 了不起的老頭兒,連經濟學也朗朗上口?歷史學家搞經濟 --- 搞屎 (史)?

“再说,华校生若赴往中国与台湾深造,中国和台湾的大学水平也比不上欧美国家。” 至少不會擠不進連中、港、台都不如的馬來西亞大專吧?馬來西亞憑什麽來貶低這些地區的教育水平?馬來語連印尼語都不如,老頭兒無需沾沾自喜。

他也批评,政府学校教育过于重视成绩,而私人教育则重视赚钱,其实,大马需要一个能打造国民廉洁、诚实及有创意的教育制度。又來了,空洞的言論,國民廉潔不是課題,老頭兒上頭(政府)的操守才是問題,貪贓枉法之輩可以橫行霸道,殺人嫌犯都可以問鼎相位,教育制度怎么可能會好?

鼓吹源流教育制度 人民误信政客谎言

邱家金说,本地政客为了捞取政治资本,不断鼓吹源流教育制度,而不能独立思考的大马人及团体,则让这些政客牵着鼻子走。

他说,这些政客到处向人民与团体争取支持力量,人民不懂有关利害关系,也鼓励政治人物反对单一源流教育的推动。

他认为,部分人士根本不能独立思考,才听信政客的谎言。老頭兒還不是為政客所驅使的犬馬?他還不是為了馬哈迪的兒子護航保駕才說這番話嗎?

他相信,其言论必会引起反弹,无法及时引起共鸣,惟最终有智慧的人,会赞同其言论。天下人都是糊涂人,唯他獨醒乎?難道“斷根”才是求生之法?此話讓我想起自宮后的岳不群,令人毛骨悚然!

他认为,现有的教育制度,也造就大学生毕业出来后,不能书写英文及操一口流利的英语。唯有斷了根的老頭兒可以口操手寫流利的馬來語,敬佩敬佩!


點評:
娑婆世界里,假作真時真亦假,假的
往往比真的還要來得出色,就比如盜版的DVD絕對比正版的還要吸引人(馬來西亞在這行是鼎鼎有名的),泰國人妖比真的女人還妖艷(顧名思義嘛),漢奸走狗比背後的敵人還要狠毒(秦檜和汪精衛遠比完顏阿骨打或日本鬼子來的可惡)。今天,我領教了另一個更出色的例子,偽馬來人(pseudo-Malay)竟然比巫統極端的馬來敗類還要讓人咬牙切齒。

馬來西亞華人教育與文化的發展到了這年頭林子變大了,什麽鳥兒都有了,除了惡名昭彰的
Fisheadae species (魚頭鳥)在前,還有這些日子大出風頭的 Doctertimesthreedae species (俗稱敗家鳥或博士X3鳥)和附屬它的一群Cliquedae subspecies (文棍品種)之外,還有最近在馬來亞大學被發現的稀罕的賣華品種 --- Malayakhoodae species (中文翻譯為咕咕鳥)。偽華教鬥士固然混賬,皮黃肉白的香蕉人也常為人所恥笑,但皮黃心黑的偽馬來人更加讓人驚心膽跳,此為記。

5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is this bastard chinese? damn ... curse his ass

Botak said...

他很可能是收了钱来说话的。

西域废人 said...

眼盲的都知道他是為馬哈迪兒子之前關閉華小、淡小的言論護航,我看巫統應該頒給他名譽會員籍。

Genetically, he is most probably a Chinese, however, from the way he thinks and behaves, I guess he is more likely a pseudo-Malay.

發條貓 said...

以我對他的了解和看法,他只是說了他的想法而已。

我想,也許中國報是要問他,有關母語教育的問題,然后他說了他的看法。

他的確是受英文教育的老派學者,也有他的學者風范。他說的東西,突顯他對華教和華社許多情況的不了解。但不代表他別有心機。

所以,他說了很多我不認同的話,但是我依然尊敬他。他也說過對抗巫統的話,不要因為他說了他個人的意見,而否定他的學者尊嚴。

我真的不認同老金的話,不過呀!還是有很多省思的地方呀!

學弟呀!你可以嘗試send 照片去我的hotmail,tan_wei_tee@hotmail.com

嘉应子 said...

回想当年,他是官方历史教科书唯一的华裔编委,而那套中学历史课本如何记录华裔先贤的历史?他会说这种话,其实只是扮演好他本来的“角色”而已。

这种人对华社没有多大影响力,他说的这些话顶多只能引起部分受英文教育者的认同,再不就是自己说自己爽,顺便也昭告天下他“忠心耿耿”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