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2, 2008

转载:月河,比一哩更寬 -許壯礪教授六十壽慶

与恩师许教授伉俪合照

东方日报

2008829

作者 - 蔡汶捷


今年七月,我特從英國回來參與許壯礪教授六十慶壽。許教授多年執教,馬大遺傳系畢業的我們很多都出國留學或工作。此次風塵僕僕回馬聚首為老師慶生,深具意義。

想十年前考進馬大理科學院,除了知道自己對生物寥有興趣外,對著無邊際的學問大海只感茫然無緒。當時單是生物一門就細分出十多個主修,說是琳琅滿目倒不如 以眼花繚亂稱之更為貼切。院方為了讓我們更瞭解自己的興趣,設計了一系列涵蓋各主修的初級課程。我們於是有機會如蜻蜓點水般,上各部門講師或教授的課,體 驗生物學裡不同的範疇。一學期下來,身邊同學多半選擇容易掌握或出路較好的主修,但我獨對許教授的遺傳課深感興趣。

記得當年的許教授,總是穿著低領短袖襯衫和一雙拖鞋。講壇就是他演繹學識的舞台。他就像一位為藝術而奉獻的音樂家,深入淺出地演奏遺傳學的基本原 理。至今,許教授炯炯眼神和嘹亮的嗓子仍深刻留在我的記憶裡。他還有一門讓人難忘的絕活,在黑板同時使用左右手書寫。尤其在教脫氧核糖核酸(DNA)雙螺 旋型時顯得相映成趣。

對社會的貢獻

許教授在準備講義時更是嚴謹和用心,除了親手撰寫內容,還逐字琢磨以達百分百的準確性。許教授的工作時間長得令人咋舌,學生們幾乎任何時間都能在他 堆滿文章和書籍的辦公室裏見著他。有時傍晚時分找到許教授,除了談功課和研究上的問題,他更娓娓不倦地道出做人處事的道理,或提供學生在前途抉擇上的寶貴 意見。無論是課業上、生活上的難題,他總是竭盡所能地給予學生協助。能得如此循循善誘的導師,乃為學生之福。

許教授是馬來西亞第一代的分子遺傳學家,尤其是使用脫氧核糖核酸來進行身份鑒定,他可是我國的開山鼻祖。許教授曾在發現脫氧核糖核酸指紋的Alec Jeffreys爵士的實驗室裡工作。回國後他致力於研究和發展脫氧核糖核酸鑒定技術,多年來他協助鑒證無數個案。其中較為人知的包括1993年高峰塔塌 樓事件和1995年沙巴斗湖空難。當拯救人員在火速拯救時,許教授也晝夜不停地為死者鑒定身份。1999年立百病毒瘟疫發生時,許教授加入了以Lam Sai Kit教授和Chua Kaw Bing醫生為主的立百病毒研究小組。他們不但發現狐蝠是立百病毒的儲存宿主,同時也測定了人類和蝙蝠身上分離到的立百病毒的基因序列。

許教授的慶生會裡,出席者有多屆畢業班的學生。學兄學姐們已經在自己的領域打開一片天地,學弟學妹們也不落人後,學以致用。發表感言時,大家都發現 許教授的學問和為人,啟發了彼此的生命和事業。許壯礪教授做學問的態度嚴謹,待人不偏不倚。慢慢長路,許教授經歷了幾許的嫉妒和不平的待遇,但他始終堅持 信念而立下了一代師範。工作之外,許教授也非常關心社會。凡是關於遺傳學的課題,他除了樂意接受各報章媒體的訪問,更能撰文為大眾解惑。

許教授在聚會中唱了一首安迪威廉斯的《月河》,彷彿細細地敘述著年輕時對外在世界的憧憬,年老時家人、好友和學生歡聚一起的窩心。適逢如此意義非凡的活動,我祝願許教授生日快樂,退休後的生活順心如意。



3 comments:

阿始 said...

在马来西亚,那样的教授少之又少,很高兴你遇上了。好好加油,以继承恩师的衣钵!

西域废人 said...

謝謝,再厲害也沒用,始終還是楚材晉用,先被馬大背棄,然後被新加坡重金接去養老了。

Kelvin said...

Prof Koh is one of the best professors I have met so far in my university life. His caring attidue never fail to warm my he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