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18, 2008

无明的邪火




当爱被距离隔开时,中间人是电话。

但,中间人往往都会莫名其妙地被怪,两边都不讨好。

不知为何,通话时的那股闷酸气简直让人无法忍受,她恨极了电话中的他。

他是无辜的,她也是,当然也不关电话的事。

现实生活不像童话,婚姻并不能带来happily ever after。

人间的实况是,钱每天都在奴役、剥削着每个人,包括他还有她。

之外,就是无人能够避免的规则——生、老、病、死。

强压在她身上的还有两个暮年伴侣的黄昏历程。她无法看见美丽的黄昏,因为太阳已经燃烧殆尽,真爱快耗完了,剩下的只有幽幽的悔恨和淡淡的无情。

他和她都了解电话中的丑恶纠缠只不过是发泄,谁能告诉他或她如何能让万里之外的痴情人天天见上一面,只要一面。

忽然间,他看懂了长恨歌,人啊,千古不变的人性啊!

含情凝睇谢君王,一别音容两渺茫。
昭阳殿里恩爱绝,蓬莱宫中日月长。
回头下望人寰处,不见长安见尘雾。
唯将旧物表深情,钿合金钗寄将去。
钗留一股合一扇,钗擘黄金合分钿。
但教心似金钿坚,天上人间会相见。
临别殷勤重寄词,词中有誓两心知。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他不知道何时她的邪火才能够熄灭。

虽然无奈,但他已经精通炼金术,他会用心提炼缘起不灭的真爱。

或许这股邪火将会是炼金炉里不可缺的一道火吧。

1 comment:

人家 said...

不能怨
无法怨
没有资格怨

以前的种种
已经不能追溯
如果那是个错误
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错下去
“一子错,满盆皆落索”

今天
无论是谁
这都是两难的局面
如果真有个万一
谁都无法承担

那个时候
更加不能怨、不能叹
可是
懊恼是可以控制的吗?
悔恨是能够压抑的吗?
埋怨难道不会滋长吗?